月球河与本身–观后感

女人最爱的东西,无非金钱与爱情。

    浏览了三年前生日那天自己发在西祠的帖子,很忙的样子,费劲整理房间,夸张购物,无聊泡吧,勉强买蛋糕,最后吐了一地。幸好岁月催人长大,今年这个生日,我终于能够什么也不想,很安静的看电影。
 
    背负巨大十字架的耶稣“受难”了,藏羚羊雪山冰河流沙那个人命不当回事的“可可”都“西里”了,不用等到“2046”年王家卫终于把“花样年华”的故事说圆了,曾经拥有但一直没看的“美人”最后被帅哥干掉了,“性”很贪婪只好用“谎言”来弥补却被“录像带”捅穿了,枪声想起之前在“巴黎”的“最后”一支“探戈”,作品屡屡被禁的伟大作家亨利.米勒居然“情迷六月花”。。。不要问我为什么有很多XX电影,实在是巧合,巧合罢了。虽说都是好电影,但事实上,我最认真看的却是一部六十年代的老电影,“蒂凡尼的早餐”,吸引我的是音乐是对白是珠宝是奥黛莉.赫本。
 
    也许很多人看过这部电影,因为它曾经被民间评为让女性成熟的十部电影之一,文章声称,这部电影可以令凡间女子彻底抛弃虚荣接受真爱。话虽如此,但我并不赞成把女性的虚荣看得洪水猛兽,也许正因为女子有点小虚荣才令这个世界变得这样绚丽。很难想象,若是没了虚荣,那位刚刚荣登新科亚姐的浙大漂亮女生恐怕就蓬头垢面了,若没了这些个光彩照人的美人,那么当男人无聊的时候该干吗?GDP倒退那是一定的了!
 
    据说电影中那家著名的蒂凡尼珠宝店至今仍在纽约第五大道,大堂里甚至还有赫本这部电影的剧照,不过我估计橱窗陈列早已翻天覆地,也许变得更加珠光宝气穷极奢华肆无忌惮,可我相信这依然是那个令手拿着面包当早餐的赫本流连忘返的橱窗。大门不断的旋转,无数欢喜而来不同国籍的人怀揣支票换得梦想中的蒂凡尼满意而去,而此时男女主角以十美金的预算委婉要求店家给挑个礼品。。。当然,最后他们没买店家推荐价值6.75美金的纯银拨电话器,而是如愿以偿的在一个不花钱的假戒指上刻上蒂凡尼标志和他们的姓名!看到这里,说句题外话,我想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会觉得这店家的服务品质好得不可思议,蒂凡尼能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珠宝品牌看来也不全是幸运。最近看到有好事者的文章,说她有次进纽约第五大道这家蒂凡尼珠宝店去问这个6.75美金的东东还有卖么?店家回答,现在没了,那只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它已经过时了。

年复一年,年轻的女孩来到纽约追求两样东西,名牌和爱情—欲望都市

    是,拨电话的小棍子已经过时了,可赫本怀抱吉他自弹自唱“月亮河”的场景却永远不会过时,我觉得这是赫本所有电影中最能打动人心的场景,这首歌的旋律如此简单可又如此悦耳,淡淡的忧愁极好渲染出电影想达到的效果。在最近一次美国电影学会评选的“一百首最佳电影歌曲”,“蒂凡尼早餐”的“月亮河”名列第四。
 
    可惜,我始终找不到电影中原声版本,我偏爱女性来演绎这首歌,一半原因是因为这部电影的影响,另一半却是无数年前的大一迎新晚会上“月亮河”被一位老兄蹂躏得惨不忍闻。不过,现在大家听到的这个版本却是流行最广的版本,十年前我保留的卡带中也是这个版本,这已是我力所能及找到的最好版本了。

每当这首歌曲回旋在我的耳畔,无论身处何地,我的心中总会涌起无限的惆怅和温柔,仿佛自己跟随着也许永远不会出现的哈克贝利朋友一起穿越那宽广的月亮河,去看外面的世界。

赫本从未迷失。
无论是荷兰贵族的后裔还是落魄的伦敦舞蹈演员,好莱坞明星和时尚女神的名头始终没有改变这个幽雅的淑女。她是如此的冷静,智慧,寻找的始终是爱–婚姻,家庭,子女,朋友的爱,最后是温暖世界的博爱。她终于超越了纪凡希,路易威登,名流的光环,在非洲孩子的笑容里找到自己的价值。她使得自己成为了一个圣徒。
她明白,精神的美最终是要胜过外在的美,人追求的毕竟还是真正的爱。
因此,赫本给了这部作品一种永恒的神奇,用自己高尚的人格赋予了作品比蒂凡尼珠宝更灿烂的光辉。
当她穿着朴素的风衣在大雨中拥抱自己的真爱时,全世界都感动了。

从诺玛蕾到玛丽莲,从满头棕发的孤儿到好莱坞的性感女神,从年轻的普通人的妻子到总统的情人,现实版本的荷丽最终迷失在酒精与安眠药中,她得到了自己曾经梦想的东西,成为世界上所有男人的梦幻情人,可是却失去了自己。

衡量一个人是否真的喜欢这部电影,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当赫本用她并不完美却极其真挚而忧郁的嗓音唱出那首月亮河的时候,你是否感到了忧伤?

很多年以后,这个女孩成为了母亲,在小县城的服装超市买了件粉色的童装给自己的女儿。
这个地方通常只是放美啊美的那歌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今天想起了月亮河的音乐声。
而她是一听到这声音就要暗自忧伤的。

坦率的讲,赫本并不符合原著中那个以梦露为蓝本塑造的性感虚荣的物质女孩,这诚然是卡波特本人的遗憾,却正是我们的幸运。
赫本以她那清纯无暇的气质涤荡了这个角色中世故不羁的气质,换之以她可爱俏皮的幽默,使得这部并非尽善尽美的电影获得了永恒的魅力。

只有奥黛丽赫本才可以把物质上升为精神,只有她才可以让我们这些后世的被人叫做拜金的女人们在阿玛尼橱窗前发呆的时候减轻一点罪恶感,只有我们永远的女神奥黛丽才赋予了那些原本并不可爱的在城市中迷失的女人一种可贵的尊严–
我们追求的与其说是物质本身,毋宁说是一种梦幻的感觉。

年复一年,无数年轻女孩来到大城市,寻找她们的梦想。
爱情和理想。

我把那件本不满意的衣服贴在脸上,对自己说–
至少我得到了一个人的爱。

女人追求的终极理想是金钱与爱情的完美结合。

月亮河啊,你多么宽广,我要潇洒的把你度过,
为你梦想,为你心伤。
无论你去何方,我都随你前往。
漂泊的人要去走四方,
外面的世界令人神往,我们追寻着彩虹的尽头,
相约在河口,
我纯真的朋友,
月亮河和我。

可是,事实是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既没有得到物质,也没有得到爱情。年过三十,仍然独自一人游荡在这冷漠却又充满诱惑的都市里。
两个L,都没有得到。

我追求的,只是美,可是美为什么要用物质来获取呢?
为什么贫穷就注定要和丑陋在一起呢?
难道我注定要舍弃其中的一种来得到另外的那种呢?
这一切究竟值不值得呢?
我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呢?

很多年前,有一个女孩子,经常在清晨坐了廉价的市郊车在清晨来到繁华的都市,流连在一个个时尚杂志中见到的名牌店铺前。
她身穿一件早市上买来的棉布格子裙,一件白色的TS,脚上穿着超市的夹指凉鞋,脖子上挂的是一串贝壳做的项链–那是爸爸出差的时候在海边买的纪念品。
手里是一只塑料水瓶和烧饼。
她真是爱透了那件经典的芭宝丽风衣。
她永远不敢走进店子。
看到那些在星巴克外面的椅子上吸烟的女人,她好生羡慕。
她知道自己不能花50块买杯咖啡。
终于她来到阿玛尼的橱窗前。
那正是出夏的早晨,大街上人很少。
她鼓足勇气走近橱窗,端详那件漂亮的女套装和皮包。
那层玻璃,就是她永远无法穿越的月亮河。

我不是露露美,我不是荷丽,我只有一个名字,追逐梦想的女孩。当我离开那宁静遥远的家乡,独自来到这陌生的城市,行囊里装的只是一个梦。而全部的资本就是我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