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着给女巫发好人证

别急着给女巫发好人证

一开始的接近,只是一个计划,接近她,让她爱上自己,让她为自己疯狂,可是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他爱上她了,他怎么能爱上她了,他怎么敢爱上她呢,爱对他来说是一个多么奢侈的字眼啊,可是,爱啊,他无法抑制地爱上她了,在一切失控之前,他要不要选择离开呢?

电影本身我给四星半。
好了,本来我是不打算写这些的,但看见那么多人为女巫”平反”,我也忍不住来发表点意见。
Tangled在国外播映后,就有人评论本电影的反角是”有史以来最具人性的女巫”,而在豆瓣这里,也有超过十个以上的影评为女巫喊冤,称她也是受害者,而且辛辛苦苦地照顾了女主十多年,底子里也是善良的云云。而我并不同意。
为什么?让我来逐点解释一下:

每天,都在犹豫,可以,能跟她再多呆一刻钟,就能享受到这一刻钟的快乐和幸福,他甚至感到高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相爱的,这里的人主要指的是她的两个姐姐和他的一个哥哥,最主要的,是他的哥哥不知道他谈恋爱了,不知道她的存在,这样,她才会喜欢自己,多么可笑,他还是不敢确定她会一直喜欢自己。

意见一──那朵长生不老花明明是女巫先发现的,国王凭什么一句话就把花抢了?所以女巫才是受害者!
反驳──没错,花的确是女巫先发现,所以在情理上应该是属于女巫的财产。但是,士兵在发现花时并不知道这花是属于女巫的,因为女巫一开始试图把花藏起来,而当花被士兵发现后,她也没有跑上去表明自己是花的主人,所以大家都以为这花不属于任何人。这能算是”抢”吗?花是女巫所有一事,国王根本就不知道!如果女巫大方地向大家表明自己的所有权,国王和皇后一定会作出补偿,例如让女巫成为公主的保姆,让她可以使用公主的头发来保持青春。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花最后是被熬成汤来给皇后喝的,但我们知道只要给花儿唱歌,它就会发挥魔力,为什么大家却直接把花毁了?因为整个国家的人都不知道这花该怎么用!唯一知道歌唱就可以产生魔力的人就只有女巫。如果她把花交给国王,然后告之此方法,那么在治好皇后的同时,花儿还可以保得住,完整地还给女巫本人。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女巫为什么不这样干呢?除了自私,不为他人的生命着想,还有其它解释吗?

直到,直到那一天的到来,他的哥哥和他的朋友们见到了他们,他注意到她的目光似乎被那个团体所吸引了,是啊,他们是正义的使者,他们的身上闪烁着正常的光芒,而自己呢,不过是阴影,是在光芒之后黑暗的所在。更糟糕的是,她的姐姐们也发现了他们的恋情,现在一切都没了。他的哥哥,她的姐姐们一起阻止他们相爱,他们甚至还找到了证据,证明他们的相爱不过就是一个玩笑。

意见二──女巫照顾了公主十八年,让她吃饱喝足、安全又温暖,一根头发也没少,这不正正说明了她是个好人吗?
必发bifa88,反驳──持以上想法的朋友请想想,如果有人绑架了你的孩子,然后细心地养育他/她,只是为了以后卖个好价钱,你会认为绑架者是个好人吗?
没错,我们可爱的公主的确一根头发也没有少,但这也说到点子上了,女巫就是为了公主的一头长发,才这么努力地照顾着她。我们知道,对于女巫来说,公主的长发就是她的生命,长发没有了,女巫就会死;如果我们的女主吃不好喝不好睡不好腰痛腿痛头痛蛋痛郁闷营养不良甚至只是有点儿不高兴,头发就会掉,这对女巫来说是致命的。所以她不但要让她吃饱喝足,而且还要让她在精神上活得健康,包括给她”母爱”、让她喝榛子汤、给她千里迢迢找颜料……难道大家都看不到,这都是装出来的吗?当然,我不否认偶然有些时候她会Become
the
mask,但总的来说,这都是有目的的爱。而我们父母的爱不都是无私的吗?而对于我们”伟大的”女巫来说,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青春和生命而已。
而且也有人发现了,女巫每次亲吻女主,都只是亲吻她的头发──她爱的是女主的头发,而不是女主本人!

一个玩笑。一个阴谋。

意见三──最后女巫肯让女主救男主,这说明了她有人性。
反驳──如果我给你插上一刀,然后把你救活,这说明了我有人性?啊,大恩大德真何以为报啊!以后要证明自己有人性,恐怕得满大街插人了。何况,女巫让女主救男主,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请想想,女主刚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情绪很不稳定,正巴不得逃到女巫找不着的地方,即使她已经被女巫控制住了,她也可能会找机会切断自己的头发。在这种情况下,女巫本来是很苦恼的,但突然间机会来了,女主承诺,如果让他活的话,她会甘心留在女巫身旁!这不正是她想要的东西吗?
你认为女巫为什么肯让男主活下去?是有人性呢,还是为了保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女主没有逃跑的念头?

他看着她心碎,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最初,这的确是一个玩笑,一个阴谋,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可是在他们的眼里,这永远也不会发生,因为他属于坏的一面,他不可能有这样美好的感情。 
   

就这么多,以上仅为本人意见,不一定正确,有砖请拍。

为了避免他伤害到她,他甚至不被允许见到她,听闻她的半点消息。所以,一切便这样结束了,开始于玩笑、阴谋,结束于伤心和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