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是五行,五行学说概述

(1)五行的概念

相乘:乘,即是以强凌弱的意思。五行中的相乘,是指五行中某“一行”对被克的“一行”克制太过,从而引起一系列的异常相克反应。引起相乘的原因不外乎两个方面:

(2)五行之间的关系

事物的五行属性,除了可用上述方法进行取象比类之外,还有间接的推演络绎的方法。如:肝属于木以后,则肝主筋和肝开窍目的“筋”和“目”亦属于木;心属于火,则“脉”和“舌”亦属于火;脾属于土,则“肉”和“口”亦属于土;肺属于金,则“皮毛”和“鼻”亦属于金;肾属于水,则:“骨”和“二阴”亦属于水。

②相生。五行不但相克而且相生。“生”顾名思义,就是资生、推动的意思。五行之间相互滋生、推动,形成一个循环圈,这种相生关系也被称作母子关系。例如,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五行中的任意一行,都是既可以生五行中的其他一种,也意一行,都是既可以生五行中的其他一种,也可以被五行中的其他一种,也是可以被五行中的其他一种所生。

五行以次相生,如环无端,生化不息,维持着事物之间的动态平衡。故《类经图翼》说:“造化之机,不可无生,亦不可无制。无生则发育无由,无制则亢而为害”。

五行是人们根据水、火、金、木、土这五个事物的特征,将其逻辑化、抽象化、概括化,使其成为一种分析工具,对人自身、人与自然界、自然界进行分析。例如,认为水的性质寒润、下行,火具有阳热的特性,金具有坚韧有力的特征,木具有生发的特性,土具有生长的特点。于是人们根据五行的特征,把季节、气候、生长过程、五脏与五行联系起来。例如把木与春、火与夏、土与长夏、金与秋、水与冬联系起来;把木与生、火与长、土与化、金与收、水与藏联系起来;把木与风、火与暑、土与湿、金与燥、水与寒联系起来;把木与肝、火与心、土与脾、金与肺、水与肾联系起来。

一是五行中的某“一行”本身的虚弱,因而“克我”“一行”的相克就显得相对的增强,而其本身就更衰弱。例如:木本不过于强盛,其克制土的力量也仍在正常范围。但由于土本身的不足,因而形成了木克土的力量相对增强,使土更加不足,即称为“土虚木乘”。

五行指的是描述水、火、金、木、土这五种基本物质之间的关系。《尚书?大传》说:“水、火者,百姓所饮食也;金、木者,百姓所兴作也;土者,万物之所滋生,是为人用。”《尚书‘洪范》说:“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墙”。由此可见,五行和人们的日常生活例如饮食、耕作等息息相关的,而且五行也是一种哲学,是一种朴素的宇宙观。

一是五行中的某“一行”本身过于强盛,因而造成对被克制的“一行”克制太过,促使被克的“一行”虚弱,从而引起五行之间的生克制化异常。例如:木过于强盛,则克土太过,造成土的不足,即称为“木乘土”。

在五行中,相克相生被称作制化,即制约、化生;而乘侮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此外,五行学说还认为属于同一五行属性的事物,都存在着相关的联系。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所说的“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厖,即是说方位的东和自然界的风、木以及酸味的物质都与肝相关。因而也有人认为五行学说是说明人与自然环境统一的基础。

③乘侮。“乘”指的是乘袭,主要针对相克而言,“侮”指的是欺侮,主要针对相生而言。五行乘侮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主要是由于五行中一行过盛或虚弱造成的。例如,如果木过盛,而木克土,则会抑制土,即乘土,而且还会侮克制自己的金;如果木过于虚弱,则会受到金的克制,而受到土的欺侮。

1.五行生克
相生,是指这一事物对另一事物具有促进、助长和资生的作用;相克,是指这一事物对另一事物的生长和功能具有抑制和制约的作用。相生和相克,在五行学说中认为是自然界的正常现象;对人体生理来说,也是属于正常生理现象。正因为事物之间存在着相生和相克的联系,才能在自然界维持生态平衡,在人体维持生理平衡,故说“制则生化”。

①相克。在古代封建社会,甚至现代某些相对落后的地区,还流传着某类女性“克夫”或者孩子“克父”的说法,这种说法是没有科学道理的。但是“五行相克”却确有其说。“克”顾名思义,就是克服、抑制的意思,五行相克指的是五行之间是相互克服、抑制的。五行相克,形成一个循环圈。例如,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五行之间中的任意一行,都是既可以克五行中的其他一种,也可以被五行中的另一种所克。

以五脏配属五行,则由于肝主升而归属于木,心阳主温煦而归属于火,脾主运化而归属于土,肺主降而归属于金,肾主水而归属于水。

由于五行之间存在着相生和相克的联系,所以从五行中的任何“一行”来说,都存在着“生我”、“我生”和“克我”、“我克”四个方面的联系。

2.五行乘侮
五行之间的相乘、相侮,是指五行之间的生克制化遭到破坏后出现的不正常相克现象。

“生我”和“我生”,在《难经》中比喻为“母”和“子”的关系。“生我”者为“母”,“我生”者为“子”,所以五行中的相生关系又可称作“母子”关系。如以火为例,由于木生火,故“生我”者为木;由于火生土,故“我生”者为土。这样木为火之“母”,土为火之“子”;也就是木和火是“母子”,而火和土又是“母子”。

五行的特性
古人通过长期的生产和生活实践,已对五行的特性有了明确的认识。如“木曰曲直”:曲,屈也;直,伸也。曲直,即能屈能伸之义。木具有生长,能屈能伸,升发的特性。“火曰炎上”,炎,热也;上,向上。火具有发热,温暖,向上的特性。“土爰稼穑”,春种曰稼,秋收曰穑,指农作物的播种和收获。土具有载物、生化的特性,故称土载四行,为万物之母。“金曰从革”,从,顺从,服从;革,革除,改革,变革。金具有能柔能刚,变革,肃杀的特性。“水曰润下”,润,湿润;下,向下。水具有滋润、就下、闭藏的特性。

相侮:侮,在这里是指“反侮”。五行中的相侮,是指由于五行中的某“一行”过于强盛,对原来“克我”的“一行”进行反侮,所以反侮亦称反克。例如:木本受金克,但在木特别强盛时,不仅不受金的克制,反而对金进行反侮,称作“木侮金”,这是发生反侮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也可由金本身的十分虚弱,不仅不能对木进行克制,反而受到木的反侮,称作“金虚木侮”。

“五”,指木、火、土、金、水。“行”,即运动变化。

以方位配属五行,则由于日出东方,与木的升发特性相类,故东归属于木;南方炎热,与火的炎上特性相类,故归属于火;日落于西,与金的肃降特性相类,故西归属于金;北方寒冷,与水的特性相类,故归属于水。

五行是在对木、火、土、金、水五种基本物质的朴素认识基础上,进行抽象而逐渐形成的概念,用以分析各种事物的五行属性和研究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的基本法则。因此,五行的特性,虽然来自木、火、土、金、水,但实际上已超越了木、火、土、金、水具体物质的本身,而具有更广泛的涵义。

“生我”、“我生”虽是五行中的相生,但生中有制。如木的“生我”为水,木的“我生”我火;而水又能克火。“克我”和“我克”虽是五行中的相克,但克中有生。如木的“克我”为金,木的“我克”为土;而土又生金。五行学说就是以五行之间这种错综复杂的联系,来说明任何一个事物是受到整体的调节,防止其太过或不及,维持着相对的平衡。以此来阐释自然,即能说明自然气候的正常变迁和自然界的生态平衡;以来阐释人体,即是机体的生理平衡。

事物的五行属性推演和分类
五行学说是以五行的特性来推演和归类事物的五行属性的。所以事物的五行属性,并不等同于木、火、土、金、水本身,而是将事物的性质和作用与五行的特性相类比,而得出事物的五行属性。如事物与木的特性相类似,则归属于木;与土的特性相类似,则归属于土等等。例如:

“克我”和“我克”,在《内经》中称作“所不生”和“所生”。即是“克我”者是“所不生”,“我克”者是“所生”。再以火为例,由于火克金,故“我克”者为金;由于水克火,故“克我”者为水。

五行相克的次序是: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五行,就是木火土金水五种物质的运动变化。

事物以五行的特性来分析、归纳和推演络绎,把自然界的千变万化事物,归结为木、火、土、金、水的五行系统。对人体来说,也即是将人体各种组织和功能,归结为以五脏为中心的五个生理、病理系统。

五行的生克乘侮
五行学说并不是静止地、孤立地将事物归属于五行,而是以五行之间的相生和相克联系来探索事物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协调平衡的整体性和统一性。同时,还以五行之间的相乘和相侮,来探索和阐释事物之间的协调平衡破坏后的相互影响,这就是五行生克乘侮的主要意义。

五行相生的次序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